本報特約評論員黃恆
  基梅爾自以為是的玩笑無疑是一樁醜聞,不過,如果美國人繼續把這醜聞當作玩笑,把華人對這醜聞的抗議也當作玩笑,那將是更大的醜聞。
  曾經在加沙的操場上聽二年級的女孩子做游戲時唱著:“媽媽說你不能出去玩,因為炮彈會炸死你”;曾經問一個8歲的猶太男孩“世界上為什麼會有戰爭”,他回答:“因為耶路撒冷是世界中心,每個人都想從我們手中將它奪走”。在某些時候,早就不存在童言無忌這回事,每個孩子都是成人世界的真實回音。所以,當一個6歲的美國孩子在電視里說要殺光中國人以解決兩國之間的債務問題,不可能僅僅把它當作一句玩笑。
  這不是玩笑,因為的確有人認同,欠人錢可以想辦法不還,要人命可以不眨眼睛,主持人吉米·基梅爾顯然是其中之一,他本應該告訴還分不清是非的孩子,契約精神必須尊重,殺戮不能解決任何問題,而他卻說,“這是個有趣的主意”。雖然,基梅爾在10月28日晚播出的節目中對有關歧視性言論表示歉意,但這一道歉被指缺乏實質內容與誠意。
  更重要的是,美國廣播公司完全可以將以上對話全部從節目中剪掉,而不是遭到全國範圍的抗議後才一邊忙著從網絡上撤下視頻,一邊嘟囔著那不過是深夜檔搞笑談話節目而已。要知道,11月9日,美國史上波及範圍最大、參與人數最多的華人抗議,首要反對的,就是這種可以把華裔乃至亞裔當作玩笑的糊弄姿態,另一種歧視。
  事實上,儘管全美華人的抗議活動引發了主流媒體的關註,但與此同時,依然聽到老一套的回應:這隻是交流方式問題,他們中國人只是聽不懂美國式的玩笑。對不起,這恰恰是問題核心所在,是一種不平等的自大:一句話是不是玩笑,到底由誰說了算?即便真的是玩笑,難道想開就能開?記得副總統拜登先生嗎,作為總統奧巴馬挑選的執政搭檔,兩人關係不可謂不密切。2007年,他恭維說:“奧巴馬是美國主流社會裡第一個口才好、聰慧、乾凈、長得帥的非洲裔美國人”,後來,他必須為此發聲明道歉。
  類比拜登,基梅爾自以為是的玩笑無疑是一樁醜聞,不過,如果美國人繼續把這醜聞當作玩笑,把華人對這醜聞的抗議也當作玩笑,那將是更大的醜聞。不僅在國內,在國際舞臺上,如果美國繼續這種把別人感受當作玩笑的態度,那麼最後,它自己註定會變成一個更大的玩笑。
  這並非危言聳聽,沉默隱忍的美國華人社區行動起來了,雖然與上世紀60年代的民權運動相比還差得很遠;新華社發出的“去美國化”的評論已經成為從華盛頓到巴黎的熱門話題。所有的聲音不過想說,時代不同了,這不是玩笑。
 
(編輯:SN009)
創作者介紹

Nicolas

xn85xnrm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